这里是文本框
标签模块
魔方多图
自由容器
自由容器
医废处理
自由容器
自由容器
文本
医废处理(1)
自由容器
自由容器
在这里
医废处理

医疗废物是具有直接或间接感染性、毒性以及其他危害性的危险废物。广州市产生的医疗废弃物量在中国城市中排名第三。据统计,广州市每年产生26645吨医疗废物,平均73吨每天,这些医疗垃圾有引发疾病的风险。对于如此大量的医疗垃圾若得不到妥善处理,可能会导致流行性或个体的疾病,造成极大痛苦。除造成流行病的危险之外,以不恰当的方式处理医疗废弃物将造成空气污染的危险这将造成更多的疾病和更高的死亡率。

目前有几种医疗废弃物处理技术在中国使用比较广泛:高压蒸汽(蒸汽或微波)和各种焚烧处理法。高压蒸汽方法的能耗很高,并且一般设计为蒸汽消毒后粉碎,未粉碎的医疗垃圾在蒸汽设备中心的部分会存在没有完全消毒的风险;焚烧处理也是在中国应用最广泛的医疗废弃物处理技术之一,而焚烧处理,如果焚烧温度不够,排放的二噁英则会造成危害极大的空气污染,二噁英的毒性比氰化钾还高1000倍,被认为是地球上毒性最强的毒物;由于二噁英的剧毒性和在自然环境中的难降解性,环境中微量的二噁英就可以对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产生显著持久性不良影响。普通焚烧炉中的飞灰和底灰,也因可能含有重金属等有毒有害物质,同样可能对环境产生短期和长期的危害。由于二噁英的分子量比空气分子量高,相对空气比重较重(二噁英的相对分子量为84g/mol,其它二噁英衍生物的分子量更高,而空气的平均分子量为29g/mol,这些二噁英气体会沉积在焚烧设施附近。焚烧炉无法有效过滤这种具有致癌作用的气体,因此会对附近的城镇居民产生危险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传统的焚烧方法是将一种危险废物转化为另外一种危险废物,焚烧只解决了医疗废物的传染问题,但却造成了不容忽视的新的环境风险。因为这个原因,用普通焚烧法处理医疗废弃物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是被禁止的;即使允许,也只有等离子焚烧炉这种耗能极高但燃烧程度彻底的技术才能获得许可。在此背景下,非焚烧新技术应运而生并逐步实现了工业化应用,引入西潔美技术所用的消毒剂可完全自然降解,不会造成任何大气和水污染;处理产物还有回收再利用潜力,与传统方式相比优势明显,非焚烧新技术的共同特点是环境友善性,且其运行相对简单、投资和运行成本小,这为医疗废物的综合治理和无害化后资源回收利用找到了一条新路。


自由容器
医废处理(1)

医疗废物是具有直接或间接感染性、毒性以及其他危害性的危险废物。广州市产生的医疗废弃物量在中国城市中排名第三。据统计,广州市每年产生26645吨医疗废物,平均73吨每天,这些医疗垃圾有引发疾病的风险。对于如此大量的医疗垃圾若得不到妥善处理,可能会导致流行性或个体的疾病,造成极大痛苦。除造成流行病的危险之外,以不恰当的方式处理医疗废弃物将造成空气污染的危险这将造成更多的疾病和更高的死亡率。

目前有几种医疗废弃物处理技术在中国使用比较广泛:高压蒸汽(蒸汽或微波)和各种焚烧处理法。高压蒸汽方法的能耗很高,并且一般设计为蒸汽消毒后粉碎,未粉碎的医疗垃圾在蒸汽设备中心的部分会存在没有完全消毒的风险;焚烧处理也是在中国应用最广泛的医疗废弃物处理技术之一,而焚烧处理,如果焚烧温度不够,排放的二噁英则会造成危害极大的空气污染,二噁英的毒性比氰化钾还高1000倍,被认为是地球上毒性最强的毒物;由于二噁英的剧毒性和在自然环境中的难降解性,环境中微量的二噁英就可以对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产生显著持久性不良影响。普通焚烧炉中的飞灰和底灰,也因可能含有重金属等有毒有害物质,同样可能对环境产生短期和长期的危害。由于二噁英的分子量比空气分子量高,相对空气比重较重(二噁英的相对分子量为84g/mol,其它二噁英衍生物的分子量更高,而空气的平均分子量为29g/mol,这些二噁英气体会沉积在焚烧设施附近。焚烧炉无法有效过滤这种具有致癌作用的气体,因此会对附近的城镇居民产生危险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传统的焚烧方法是将一种危险废物转化为另外一种危险废物,焚烧只解决了医疗废物的传染问题,但却造成了不容忽视的新的环境风险。因为这个原因,用普通焚烧法处理医疗废弃物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是被禁止的;即使允许,也只有等离子焚烧炉这种耗能极高但燃烧程度彻底的技术才能获得许可。在此背景下,非焚烧新技术应运而生并逐步实现了工业化应用,引入西潔美技术所用的消毒剂可完全自然降解,不会造成任何大气和水污染;处理产物还有回收再利用潜力,与传统方式相比优势明显,非焚烧新技术的共同特点是环境友善性,且其运行相对简单、投资和运行成本小,这为医疗废物的综合治理和无害化后资源回收利用找到了一条新路。


分享给朋友